•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在实践中回报祖国和人民之爱
——访著名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学家、同济大学卢耀如院士
2019年04月26日  作者:吴苡婷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1

捐赠仪式现场(右为卢耀如院士)

  4月11日,在同济大学举行的捐赠仪式上,卢耀如院士个人捐资360万元人民币,他面对台下的科研人员和学子们发表了自己深情的感言:“这些钱是我几十年的积蓄,我想用它回报给人民,支持那些在科研上需要支持的年轻人,这也是为了兑现我69年前的诺言。”

  在捐赠仪式上,他还做了一首七律古诗《感怀》表达自己的心情:“春光明媚心潮涌,借改李诗抒怀感,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能始干,生当强国好奉献,死应报民留善安,新时代今三佳年,余生逐梦仍未酣。”为什么用“蜡炬成灰能始干”?他解释说,在今天这样的大好时代,不能用泪,人老了,应该是能始干。

  回报祖国、回报人民是卢耀如的科研人生的写照,也是他在科研上不断取得进步的动力。

  “喀斯特”是碳酸盐岩等可溶岩形成奇峰异洞的多种地表与地下景观,这也是卢耀如工作的主战场。这位被国外学术界称赞为“喀斯特卢”的著名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学家,在与喀斯特地形相关的水利、水电、交通(包括高铁、城市轨道交通、航空港、海港)、城镇建设、农业发展等许多方面作出令人瞩目的贡献,解决了大量难题。

  在捐赠会结束后,卢院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充满激情地聊起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并以他早期在中国三大重大水利工程中的具体工作为例进行介绍,言语中透露出他对国家和人民高度的责任心,还有严谨的科学精神。

在迎新大会上立下豪迈誓言

  卢耀如出生于1931年,在解放初期,大学尚未恢复招生,他在高中毕业后只能先去工作,直到1950年才等到了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华北联合招生的消息。他参加团工委工作七个月,没翻过书本,离高考十几天才被批准去报考。他报考的第一志愿清华大学数学系在福建省只录取一个名额,因为备考时他正好生病,以致排名第二,最终被清华大学地质系录取。但是直到清华大学开学十多天后,他仍未筹措到足够的路费。当时他工作的福州市团工委有两名上海来的南下干部,雪中送炭送来十多位同事积攒的29.5元钱,资助他去清华读书。那时每人每月的津贴也只有一元多钱,这些钱已经是巨款。它的背后是同事们的深厚情谊。当时卢耀如就立下誓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学成后一定要回报社会、回报人民。

  在清华大学就读期间,卢耀如刻苦努力,他选择了与工程和建设服务密切相关的水文地质、工程地质新方向,除了学习冯景兰教授、池际尚教授、涂光炽教授、杨遵仪教授、张席禔教授等著名教授的专业课外,还选修了张维的理论力学及水利系的有关学科,为他终身从事地质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学习期间,他还当选为北京市市长代表,外出积极宣传党和国家政策,也经常利用暑假时间去北京的各大工程参加劳动,还曾经带领同学们参加治淮工程,当时他撰写的论文至今还保留在全国资料馆中。

  之后,卢耀如和同学们进入了新组建的北京地质学院学习。当时上课的地点主要在北京大学原址红楼。1953年,北京地质学院成立一周年,卢耀如代表毕业生在欢送大会上表决心,一定要用所学的知识为国家建设出力,对北京地质学院及原母校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学校的培养表示衷心感谢,并表示走上工作岗位后要回报社会、人民。在国家地质部迎新大会上,卢耀如代表所有新进科技人员发言,他表示要奔赴野外去寻找各种矿产资源(包括地下水资源),为国家建设贡献力量,回报党、国家和人民。

完成新安江水库勘测 确保上海供电

  1953年10月,卢耀如进入国家地质部工作,在著名工程地质专家胡海涛先生领导下,奔赴东北,在零下35℃的极寒天气下工作。他在浑江水利水电工程中负责水文地质调查工作,并对东北和云南来学习的年轻学生和土木工程师进行业务培训。

  从东北返回北京后,领导让卢耀如正式跟随前苏联工程地质专家马舒可夫学习,跟苏联专家一起出差。他们先去了淮河一带,后来又去了上海、新安江、长江大桥、湛江海港等地,当时住的是宾馆、别墅,出入是汽车代步,经常参加宴会,生活很舒适。但三个月后,卢耀如却推掉这份美差,他迫切想到野外具体工程中锻炼,得到前苏联专家同意后,他选择去了新安江水库工程现场。

  新安江水库当时计划装机40万千瓦,主要作用是确保上海供电需求。当时负责水电工程的水利专家徐洽时希望卢耀如能回答两个问题:第一新安江水库会不会发生寒武系碳质灰岩漏水?第二新安江水库是建立一个高坝开发好,还是多级开发好?

  当时欧美国家在喀斯特地区修坝,不少工程也会发生渗漏现象。这是一个大难题。

  当时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卢耀如带着一组队员开始日夜兼程地调查,为了不打扰乡亲,他们有时候在小木船上挤着过夜,有时候睡在祠堂,里面还有即将入土的棺材。附近地区还是血吸虫病重点治疗防护地区。卢耀如回忆,当时每天很晚才能到休息的地方,吃好饭就是整理材料,大家坐在一起讨论当天的勘测结果。躺在床上二三秒就睡着了。

  卢耀如从水文地质现象上创新认识喀斯特规律,回答了徐洽时先生提出的问题。第一是不会发生喀斯特渗漏现象,第二是采用一级开发模式比梯级开发好。后来,勘探人员也接受这个观点,深入再做工作。

  今天,新安江水库已经建成运行了近60年没有出现事故,历史也证明了卢耀如当时给出的勘测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决战官厅水库  完美守护首都的安全

  1955年底,卢耀如被地质部召回进京,委以重任,希望他带队解决北京官厅水库的漏水问题。

  北京为新中国首都,水资源开发以及防洪抗旱也提上日程。永定河原叫无定河,常因洪水导致河道不断变迁,危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古时皇帝没能力抓水利,以为把无定河改叫永定河就会无洪灾,实际上仍是灾患连年。1954年开始启动规划施工,修建了官厅水库,1955年蓄水后,就发生大坝渗漏、塌陷,危及粘土心墙——这是大坝蓄水的屏障。当时情况异常紧张,因为担心大坝心墙坏后,官厅水库20亿立方米水将沿峡谷快速溃放,冲出三家店区域,到时北京就会遭殃。

  中央领导非常重视。周总理打电话给地质部党组书记何长工,也对李四光部长给予批示,派地质部可靠人员去负责调查,确保水库安全,保护新中国首都北京的安全。地质部党组和主管的张更生局长经研究,决定派卢耀如作为负责人,带领地质、水利、电力三部地质人员组成研究队前去调查。

  当时国家考虑重用卢耀如是有原因的,他虽然离校才两年半,但在东北浑江、新安江喀斯特地区已有出色成果,另外当时平顶山开发全国最好炼焦煤需建水库,库区又是第四纪松散地层渗漏问题,卢耀如也作了出色贡献,并有论著发表。而且,在白龟山水库工作时,当时当地还有匪患没有消除,有人私下散布地质队员打穿当地龙脉出血水的谣言,并扬言要杀死前来勘测的地质队员们。在生命受到巨大威胁的情况下,卢耀如依然带领地质队员们照常工作,当地政府也迅速处理和粉碎了这场阴谋,最终成功完成了国家的艰巨任务。

  官厅水库渗漏是重大难题,大坝能否保全,要不要放掉水,重建新坝?卢耀如设计用15部钻机(半个月内调来)、水文地质测试及一些勘探、监测手段,从三维水动力条件,揭示了产生渗漏和塌陷的机理,主要是当时施工中的灌浆帷幕没有做好。这一结论得到肯定,根据查明地质上原因和建议,工程人员随后成功解决了官厅水库的漏水难题。卢耀如和同事们为大坝及京津安全,以及河北省水资源开发利用和环境保护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同时保护了原先勘探负责人,使其能继续为国家出力。打赢这场胜仗后,卢耀如得到了国家水利部、国家地质部的高度认可,开始成为该领域年轻的专家权威。

挺进三峡 全力保障世界超级工程建设

  1956年,毛泽东主席畅游长江三峡时,写下了《水调歌头·游泳》的著名诗篇。中央领导对三峡工程给予极大关注,也使长江三峡水利工程的勘测设计掀起了高潮。

  原定是1956年去长江三峡,因官厅水库问题更迫切,卢耀如紧急被调去“救火”。官厅水库难题解决后,1957年,卢耀如就奔赴三峡,担任长江三峡南津关石灰岩坝区的技术负责人,负责勘探与研究工作。当时对于三峡的选址有两个比较坝址:一是南津关石灰岩坝区,从石牌到西陵峡出口;另一为三斗坪坝区火成岩坝区。1947年时,美国水利专家萨凡奇来中国,挑选的是南津关坝的黑石沟坝址,后来前苏联专家也倾向于这片石灰岩坝区,卢耀如挑选的是当时的南III区坝址堤段,他认为发电厂可以通过直径22米的几条长隧道引水发电,也有利防空。但三斗坪火成岩坝区河谷宽、施工条件好,所以定下来的是三斗坪坝区。

  虽然最后南津关坝区没选上,但卢耀如领导的勘探研究工作,得到了很多部门的高度评价。他们的勘测报告中提出了喀斯特发育规律,有关基础涌水量、隧道涌水量、坝体稳定性,都有深入研究计算,对后来其他石灰岩地区建高坝,起了非常大的指导作用。

  三峡建设立项后,卢耀如又上书国家三峡建设委员会,表明要注意三个问题:一是泥沙淤积,二是生态环境保护与水质保护,三是地质灾害防治(包括诱发地震)。

  1999年7月,三峡库区中的巫山因为开采煤矿不当出现险情,当时现场专家认为巫山将有滑坡300万方,推动2000万方滑坡,造成堵江,一旦发生,将危及上下游不少城镇安全。许多报刊都通篇标题报道,三峡将发生大滑坡、大灾难……危在旦夕。当时国务院派出刚到地质部矿产部为常务副部长的孙文盛当组长,卢耀如担任专家组组长前去调查研究。经调查后,卢耀如认为不可能发生300万方滑坡推动2000万方滑坡,估计可能会有几万至十几万方滑坡情况发生,当时,卢耀如用通俗语言“砍头、捆腰和压脚”的方法来对边坡处理。“压脚”是将滑坡体前缘的危岩拿掉,“捆腰”是利用打锚桩、灌浆、回填的手段锁定下滑山体作为抗滑桩挡土墙。但是效果不佳,卢耀如提出了增加“砍头”的方法解决,也就是用爆破手段炸掉危岩的上部,减轻重量。结果成效显著。

  2010年巫山地区又因挖煤滑坡了10万方,但有监测预报,这次滑塌其实在1000多米的高处,卢耀如认为对长江没影响,之后的情况也正如他所预料。

  当时,国内外新闻舆论都预计三峡工程将出现大灾难。过了几年后,香港文汇报以整版报道卢耀如院士成就,文中题目曾用“一言九鼎”来形容老先生的非凡胆识。

  卢耀如认为三峡环境问题应从利弊两方面认识,该观点为国家水利部门接受。有关三峡地质灾害、洪涝灾害、地震等问题,卢耀如在《岩溶水文地质条件与工程效应》这本科学出版社出版的论著中,都有实际资料论证。中共党史编辑室主编的《中国共产党与长江三峡工程》一书中,也收录了卢耀如对三峡工程认识的相关文章。

  • 热门话题

计算力,创造美好生活的重要

如今,计算机产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传统计算机产业不断接近天花板,高性能计算、内存计算、量子计算、类脑计算等前沿热点持续涌现,以计算技术、模式、应用的创新变革为主要特征的先进计算时代正逐渐走来。9月10日,在湖南长沙召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