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转让价格何以从几十万升到2400万
——上海大学单项技术转让金额最大项目的背后故事
2017年06月27日  作者:耿挺   编辑:ydm   审核:杨冬梅  版面:A1

  2017217日,上海大学迎来有史以来单项技术转让金额最高且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世界500强企业——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下属新兴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1800万元人民币获得了上大材料学院钟云波教授团队研发的“高强高导铜合金制备技术”有关专利所有权;同时与上大联合成立了“高性能铜合金开发及应用”联合实验室,前3年出资不低于600万元。

这笔价值2400万元的科技成果合同背后,既有科研人员10多年潜心科技创新的心血和科技企业慧眼识珠的智慧,更离不开上大技术转移中心在其中发挥的牵线搭桥与沟通梳理作用,以及上大在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与体制上的突破。实践证明,“纸变钱”的道路,虽然艰险,却并非不可贯通。

攻关第三代高铁接触线

接触线是高速铁路牵引供电网中直接影响运行安全的最关键装备之一,接触线的材料必须具备高导电性、快速散热,以及高抗拉强度的特性。国内普遍采用铜镁合金接触线,且其中不少还是从德国和日本等地进口。

与铜镁合金相比,铜铬锆合金不仅兼备高强度和高导电性的特征,还具有更高的散热性,能够显著降低电力消耗——每万公里可节约电力约3亿度。然而,由于铬、锆元素的物理化学属性,以及合金的物化特征,使得铜铬锆合金的熔炼和成型难度极高,一直被看作是铜合金加工领域的世界级难题。国际上最先进的非真空熔炼连铸技术只掌握在日本等极少数公司手里,且基本都表示不合作、不转让、不外销。

钟云波领导的研究团队,10多年前就专注于铜铬锆合金材料及制备工艺领域。在国家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市科委重点攻关项目等科研资金的支持下,钟云波团队创新运用有色合金冶炼与加工、钢铁精炼与连铸、电磁冶金及材料电磁加工领域的交叉科学知识,先后开发出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非真空熔炼连铸技术、成分稳定控制技术、合金熔体洁净化技术等,获授权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近20项。

通过这一连串技术突破,钟云波团队在实验室里制备出表面光滑、内部致密无裂纹、成分均匀的全等轴铜铬锆棒线材,在尺寸上甚至超过现有铜镁、铜锡合金接触线母材。棒线材经过变形强化和时效处理后获得的铜铬锆合金线材,其导电性和抗拉强度都要显著优于日本同类产品性能指标。

缩小科企之间理念差距

如同那些耳熟能详的“打破国际垄断”“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科技成果一样,钟云波团队已经走出了从无到有的第一步:高性能材料做出来了、专利授权了、论文也发表了,接下来,是不是就应该顺理成章地让企业拿技术去生产了呢?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钟云波团队在研发铜铬锆合金制备技术之初,就瞄准了产业化的最终目标。他们主动与企业交流,探寻技术变成生产线的可能性。行业内的不少企业当然明白该技术的先进程度,也了解中国高铁市场的巨大潜力。然而,当科研人员询问企业究竟肯花费多少真金白银为技术“埋单”时,得到的报价却只有区区几十万元,高一点的也就几百万元。这让科研人员难以接受,也感到不可思议:难道高校的科研成果如此不值钱吗?但企业的理由也很充分:这技术在实验室里的确不错,但是能不能适应大规模生产呢?

“出现这样的分歧很正常。”上大技术转移中心主任施利毅教授说。高校与企业是不同的社会组织,两者功能构架、运作模式、评判标准不一样,这使得两者在看待同一个科技成果时,难免会有完全不同的认识。如何让两个语境下的高校与企业能用一种声音对话?这就需要一个平台进行对接,让两者在不断改变各自的理念、调整自身定位和需求的过程中,逐渐靠拢,找到共同语言。上大技术转移中心就是充当了这样一个平台。

中心于2013年开始筹建,以科技服务、产学研合作、实施科技成果转化为主线,是学校成果转化工作的职能部门。中心有关人员与钟云波团队保持密切接触,共同谋划铜铬锆合金成果的产业化之路,并由一个专门的项目经理跟踪项目进展,对技术的创新点进行细致分析,对成果的价值进行评估。中心在向企业推介的同时,及时将企业的需求反馈给科研团队,以进行技术优化。每隔一两个月,中心还会举行专门的碰头会,对项目进行讨论。“为了铜铬锆合金这一项目,我们开了不下10次碰头会。”施利毅笑言。

频繁的沟通,就是为了缩小科研团队与企业的理念差距。对于科研团队,中心的做法是让高校老师认识到发明与转化的不同需求,并建议老师组建与研发团队不同的科技成果转化团队。“研发团队的项目负责人要技术创新,转化团队的负责人则要思想创新。

转化团队中既有来自研发团队的成员,也要打开大门迎接其他领域的专家加入。“比如,我做材料很厉害,但对装备不熟悉;有人做装备很厉害,但做分析不行。转化团队可以把做材料、装备、分析等不同背景的科研团队成员都吸收进来,以形成合力将一个实验室成果不断推向生产线。”施利毅介绍说。

在发明和转化团队的努力下,实验室科研人员改变了原有的研发观,开始站在企业生产的角度思考问题;而企业也更加理解科研人员的想法,不断完善自己的要求。在经历了长达3年的磨合之后,先进成果逐渐被打磨成生产技术,企业开始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此时,无论是科研人员还是企业,都把原先几十万元或是几百万元的报价抛诸脑后。

在委托第三方做了详尽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及相关评估之后,上大最终将“高强高导铜合金制备技术”以1800万元转让给新兴发展集团。同时,双方成立“高性能铜合金开发及应用”联合实验室,合作期限初定为10年,新兴发展集团前3年出资不低于600万元,用于前期的成果转化配套开发。

深化改革科研评价机制

2400万元,上海大学迎来有史以来单项技术转让金额最大且可持续发展的项目。接下来的问题是,能不能让这样的成果转化常态化?将科研团队变成转化团队,上大技术转移中心这一探索的核心是改变了科研人员的研发价值导向:从原先的实验室高精尖,变成了满足企业稳定、高效、实用的需求。鼓励科技成果转化,加大对科研团队和科研人员的物质激励是一条途径;但更重要的是转变高校的评价和考核体系,让科技成果转化与原创科研突破处于同等重要的位置。

据介绍,上大已经修订并出台了《上海大学科技成果转化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了上海大学技术转移工作的相关步骤和奖惩激励,规定科技成果转化所产生实际收益的学校权益部分70%由学校统筹,其中65%由学校统筹用于学校科学技术研究和科技成果转化等工作,5%由学校统筹用于奖励创造条件促进该成果转化的管理人员(无论该管理人员是否离职),奖励期为3年。

今年3月,上大又出台了《上海大学科技成果转化人员高级职称评审办法》,真正从评价体制机制入手,推动科研人员实施科技成果转化的积极性。施利毅介绍说,根据《办法》规定,上大今后在评审教授时,不看科研项目是不是国家级或省部级,也不看论文数量,而是看科技成果水平和转化收益。在体现科技成果水平时,可以拿出论文,也可以拿出专利、行业标准,或是获奖情况。此外,《办法》还突破了学历限制,对从事科技成果转化人员申请教授的学历要求从博士下调到硕士。“高校里,并不是所有科研人员都适合走实验室科研的道路,有些人还就是适合做实验室到企业的成果转化中的技术研发。《办法》不仅算经济账,也算科技账,给引领产业进步的科技成果转化和相关负责人以极高的评价。”施利毅说,“以后的上大,诸如‘高强高导铜合金制备技术’转移项目,就有可能催生出几位科技成果转化领域的教授(研究员)。”

  • 热门话题

大数据时代正向我们走来

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正加速融合,大数据也逐步从概念走向落地。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8日下午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完善数字基础设施,推进数据资源整合和开...